首页 »

春运抢票刹那,唱出“芳华”来“配乐”

2019/9/18 11:32:48

春运抢票刹那,唱出“芳华”来“配乐”

作为出门在外的游子,难免常坐火车。第一次乘火车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去燕赵古地,乘了当时常见的绿皮火车。从老家出发先乘汽车,后轮渡过淮河,在阜阳火车站第一次见到飞奔的真火车和通向远方的铁轨。那时社会治安不是太好,排队上火车时,同伴因问了句兜售面包者什么价,差点被讹,如果不是一行人多又都年轻壮实,还差点解不了围。

 

那时,买票只有售票厅里排队一条路,似乎倒没见着乱窜的黄牛,票也似乎不是很难买。但火车实在是难上。当绿皮火车喘着粗气停下疾驰的脚步时,排队等候多时的人们如开闸潮水涌向那条绿色长龙,门小挤不进,后面的人流又涌向座位边窗口,我曾被人携裹到车窗前,先把行李扔进去,又被后面人猛推着爬上窗户,自己几乎不费什么力气就进了车厢。在外漂泊的人都知道,乘火车最好是在夜间,顺便把住旅馆的钱也省下来了,因此,偶尔从合肥乘火车,我都选夜间车次。印象深刻的,一次在寒冬,一次在酷夏。夏夜那次,同车恰有各奔东西的应届大学毕业生,车上坐着要走的,车下站着一大群是来送的,送行的手拉着手,为车上同学齐声高唱吴奇隆的《祝你一路顺风》。一刹那,我为年轻学子的单纯热情所感染。其实,我当时和他们差不多年龄,只是过早辍学,走出家门奔波他乡,命运的安排让我更像漂泊中的孙少平,看着眼前的田晓霞、顾亚明等演绎着大学生生活。

 

当时老家六安还没通火车,如果我们出远门,北上要从阜阳,南下则要么从合肥,要么从蚌埠才能坐上火车。为回老家,下了火车还得转乘长途大巴。后来公路发展了,私人大巴可以在公路上畅通无阻时,漂在上海的六安人如我,会不再选择火车,而是直接乘汽车坐到家门口下车……

 

相当一段日子里,每当春节来临,看到和我一样的游子们对火车票一票难求,急得如热锅蚂蚁,我则总是表现得很淡定。同事为抢票焦头烂额时不忘关心我抢到了没,我气定神闲地回答:乘汽车!那一刻感觉自己如沐春风。

 

时过境迁。六安先通普快,后通了动车和高铁。同时又把家安在六安的我,坐火车的频次渐渐又快了起来。平日里,买火车票也还是便当的,当然多数是在售票窗口或是加五块钱在代售点买票。到底是有点年纪的人,懒得赶时髦去注册网银、支付宝,有时偶尔会托年轻同事在网上订张票,再如数奉还现金。但科技的发展就像当年从窗户推我入火车厢的蛮力,不管我愿不愿意,公司给我办工资卡时顺带把网银也办了。为购物、转账方便,我被迫申请了支付宝,又让微信绑定了银行卡。万事俱备,网上购票那点事儿,也就水到渠成。

 

 

“今年春节,我一定回家。”哼着《一封家书》,我决定下手抢火车票。上了12306订票官网,点开“车票预订”页面,选好日期,一眼望去全是黑压压的“无”字。抢腊月二十八那天的票肯定没戏,只能寄希望于下午抢腊月二十九,等到下午一点半开票时间,再点页面,一片满满当当的“无”啊!唯剩几处贵到让人咋舌的高铁商务座、特等座还有售,以及鸡肋一般站着不嫌腰疼的无座(站票)栏后绿色的“有”字,格外醒目。又一眨眼功夫,各类车票就全都葬身于抢票人民的汪洋大海之中了!这都是些什么人,出手如此之快?“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看来传说中的抢票软件,在他们手中果然神奇无比。

 

“休言曲线能救国,却道绕路好还乡。”这是我去年清明节因为直达票买不上只得买转乘票回老家,在候车时发到朋友圈的一副对子。我想故技重施,点开“接续转乘”功能,依然“无”字当头。腊月二十九的票也难抢到,只能寄望次日下午一点半去抢除夕当天的票。如果再无功而返,我实在不敢往下想了!

 

又是新的一天,我老早登录网站,做好一切准备。票没开售之前,我便回点腊月二十八九号的购票页面,希望能侥幸捡漏,一眼望去,满屏“无”字躺倒。不知不觉间,我改哼上了火药味十足的《英雄赞歌》,再度刷新页面,原来满屏满格的“*”字,转眼又化作了“无”字。懊恼油然而生,真想挥拳砸了电脑。

 

凝神细看,万“无”丛中,还是点缀着少许绿色“有”字的——多是下午四点以后的票,因为买到这个时间段,也就意味着从上海乘车回到六安,基本赶不上吃年夜饭了,所以票还有剩余。我试着抢订晚七点前可到家的动车票,却一直被要求刷新,被要求点验证码,好不容易验证码点对,又被告知网络系统繁忙。一句话,急死你没商量。

 

直达的通道堵死,还是继续试试接续换乘吧。终于,看到一班中午前能抵达省城合肥的高铁有票,又经历一番痛苦的刷新再刷新、验证再验证,总算付款订票成功,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回胸膛,我心想,只要到了省城合肥,离六安家乡还会远吗?

 

可心里还是有点不甘,虽然走合肥转车不难,但总归要费点周折,没有一步到位的好。正是这一丝遗憾,让我又点回到预订直达票的页面。猛然间发现,下午两点半开售的一列里,年三十上午九点半到六安的动车居然有票!!忙点预订,一通博弈后居然可以点提交了——四个小时车程,到家还能吃上推迟了的午饭哪。我欣喜若狂,却忽见刺眼的红字提醒,说我待订的票和我已订好的票时间有冲突。我一拍桌子,肠子都悔青了,不用别人,我想自己剁手。

 

 

“退票”二字在脑中反复盘旋。那么问题来了,假如退掉费了九二虎之力预订的高铁票,而后这一班动车票又被抢光,岂不是两头落空?

 

可不退票,又如何心甘?一咬牙一跺脚,点退票。还别说,抢票历经千难万阻,退票却势如破竹。网络不卡了,系统也不忙了。我抖擞精神,马上抢自己心仪的直达六安的那班动车。又是一路冲杀,居然订票成功。我大喜,截图到亲友微信群,并配以文字说明:只要功夫深,抢票能成真!似乎还不足以完全表达我的兴奋与狂喜,又按下声音界面,对着微信群放声高歌“待到春风传佳讯,我们再相逢”。

 

唱完了不禁想,咋会随口哼出这两首经典老歌呢?略一沉吟,不觉莞尔。前不久看热映的《芳华》里出现过《英雄赞歌》和《驼铃》这两首老电影的插曲,移花接木为抢票大战“配乐”,不说是天衣无缝,却也恰当得很呢。

 

沾沾自喜时,公司的放假通知下来了。往年除夕当日才放假的公司,2018年春节竟然提前到腊月二十七就开始放长假。惊喜来得特别意外,同事们喜大普奔,我却黯然伤神。放假提前了,我却不能在第一时间踏上归家的路。悄悄登上购票官网,打开页面满屏“无”字,彻底断了我捡漏的那点不切实际的幻想。知足常乐吧,生活如是,抢票亦然。

 

短暂的休整之后,还将迎来下一轮残酷的争抢较量。我打起十二分精神,重返订票沙场——又该抢回程车票了。

 

组稿、编辑:伍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