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百科 | 沪上古镇,那些不一样的看点

2019/9/18 21:05:53

百科 | 沪上古镇,那些不一样的看点

 

七宝
———上博物馆赏蟋蟀
   

说到七宝老街,很多人可能马上会想到古色古香的建筑,或是丰富的特色小吃。实际上,在七宝,还有一件事情可以做,那就是上博物馆赏蟋蟀。
   

七宝地区曾是蔬菜种植区,瓜藤豆架下,蟋蟀较多。每逢秋季白露前后,青年人喜欢下田捉几只蟋蟀玩玩。传说乾隆皇帝下江南时曾驻跸松江,南方官员星夜驶马进贡一批良种蟋蟀,在途经七宝时马匹失蹄倒地,进贡的蟋蟀尽数逃逸,为七宝留下了良种蟋蟀。从此,斗蟋蟀代代相传,勇猛善战的七宝蟋蟀在丰富人们业余文化生活的同时,也造就了一批精美的蟋蟀盆藏品。
   

随着城市化加快,在上海,玩虫时节再难听闻蛐蛐声。但是,来到七宝镇富强街上的“蟋蟀草堂”,也就是蟋蟀博物馆,便能从厅中高悬的“七宝金秋玩蟀图”看出古时七宝斗虫的盛况。
感兴趣的人们可以来到蟋蟀博物馆,通过观赏陈列着的蟋蟀标本、斗蟋蟀的图片资料,以及捕捉蟋蟀和斗蟋蟀的用具等探寻“蟋蟀文化”。
   

要是错过了每年一度的比赛竞技的“蟋蟀节”,逛完博物馆又觉得意犹未尽,则可以到对面的小弄堂里继续转悠,说不定就能遇上蟋蟀界的民间高人传授“绝技”。

 

娄塘
———“弹硌路”上捉迷藏
   

对“老上海”来说,由卵石、块石铺筑的“弹硌路”再熟悉不过。在踏得锃亮的“弹硌路”上斗鸡、捉迷藏,或是坐在自行车后座上享受着“弹簧屁股”……“弹硌路”承载着许多人的共同回忆。
   

上世纪50年代,全上海约有400条,总长800公里的 “弹硌路”,福州路、九江路等都曾在其列。上世纪90年代后,随着上海城市现代化进程的日渐加快,拆改建使“弹硌路”渐渐消逝,如今已基本绝迹。不少人在网络论坛上问,哪里还能看到“弹硌路”?答案是娄塘老街。
   

这条街道始建于明朝朱元璋年间,距今逾600年,蜿蜒的街巷与纵横的水系相互交织,年代久远、墙面斑驳的传统民居群落留存其间,大多是二三层楼的老砖瓦房。
   

百年前,娄塘曾是个商业重地,如今虽繁华与规模不再,但街巷格局基本留存下来,两三米宽的“弹硌路”上很安静,临街开门的民居鲜少见人,但不乏生活气息。用竹子搭出的晾衣架晒着孩子的小衣小裤,窗口倒晾着拖把,墙根立着几双拖鞋。更远的小空地上,在房屋和树木间扯起绳索,被子一面一面晾晒在阳光之中。
   

而今再去重走“弹硌路”,也许就是为了重温儿时光景,夹带着市井烟火从远处而来。

 

州桥
———法华塔前图强奋发
   

州桥老街是嘉定老城的重要组成部分。之所以称之为“州桥”,是因为位于老街核心部位的州桥,于公元1812年嘉定建县时就已经存在,至今已有八百年,是嘉定历史文化的发祥地,民间称之为“嘉定之根”。
   

老街入口,一个高大的牌坊将现代与传统分割得泾渭分明。
   

牌坊外面,是熙熙攘攘的商业街,牌坊内,全是青砖、黑瓦、飞檐、木窗的典型的江南清末民初建筑,地上铺设的是厚厚的碎石,显示出年代的久远和历史文化的厚重,牌坊上面上书“州桥”二字。
   

作为老街核心的州桥,又名登龙桥,横跨在练祈河上,呈南北走向。站在桥上向西望去,窄窄的练祈河向远方伸去,河的两岸古建筑依次而列,一些古建筑还建有码头,人们可以通过台阶和水进行亲密接触。
   

走过登龙桥,就是著名的法华塔。法华塔原名金沙塔,建于宋朝,几经修建而得以保留。塔一般总与寺院相伴,此处无寺无庙,为何有塔?
   

原来,古时嘉定的读书人科名衰微,于是有人便提议在横沥河与练祈河交汇处的街上建塔,取名法华,意即人们都能得到佛一样的智慧,用以激励读书人奋发进取。建塔之后,嘉定果然“科名鹊起”,因此宝塔被看作嘉定文风之所赖。
   

夕阳西下时,夕阳、余晖、宝塔、古镇、民居和练祈河构成了一幅美丽的图画,呈现出“金沙夕照”的人文胜景。

 

商榻
———听一曲宣卷老调
   

商榻位于青浦区西北部,又名双塔,为同音异写。
   

原是小村落的商榻在宋、元间成小集市,明初成镇。当时,商榻在苏州、松江两邑之中,经商船只往返于两地,单程就是两天,往往早上出发,傍晚到此下榻住宿,遂取名为商榻。
   

商榻老街并无出奇之处,但因为这条不长的老街时常传出一曲曲“宣卷”,因此十分引人注目。
   

宣卷,传承于唐代的“俗讲”和宋代的“谈经”,是一门古老的民间艺术。
   

相传商榻宣卷已有近百年的历史。据说,当时有一位农民爱说戏文,于是自编了几曲吴语文化的“念经词”插入其中,并配上一个木鱼伴唱起来,很受人们喜爱。这种“木鱼宣卷”就是商榻宣卷的前身。
   

到了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商榻宣卷盛行,宣卷艺人在表演形式上逐渐进行了加工,开始注重起自身形象和舞台效果。主演人员穿起了长衫,拿折扇、甩起拍,讲戏台上放一块像惊堂木一样的四方形拍子,艺人开头唱的第一句就是“起拍一响,眼目清亮,润润喉咙,宣卷开场”。后来,又增加了两位女配角(下联接唱)做帮腔,有对有答,有说有唱,还配以二胡、三弦、琵琶、扬琴等民乐伴奏,于是,“木鱼宣卷”走出了客堂,就成了延续至今的“拉胡宣卷”,更贴近了生活,形成了江南地区一门独特的民间艺术———商榻宣卷。
   

如今,宣卷除了作为老百姓的休闲娱乐方式,更是走进了课堂,成为了乡村少年宫的课程之一。
   


栏目主编:龚丹韵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苏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