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吴敬琏:自贸区意义重大

2019/9/18 22:27:14

【经济】吴敬琏:自贸区意义重大

日前,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经济学家吴敬琏教授在一场读书会上,与在座的30多位企业家畅谈了发展方式转变、宏观经济形势、全面深化改革等议题。读书会上,吴敬琏详解了他的《中国增长模式抉择》一书,并再次呼吁,用深化改革推动中国经济发展方式刻不容缓。吴敬琏亦肯定了上海自贸试验区的意义,认为自贸区在“用开放促改革”上“开了个好头”。

 

负面清单确立“法无禁止即可为”意义重大

 

吴敬琏在读书会上高度肯定了上海自贸试验区的意义。“有些人觉得好像没有什么新意,但我的看法是开了一个头,领导人已经明确,建立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的目的,是为在中国建立市场化、国家和、法治化的便利营商环境进行试验,确定了一个正确的目标,就很了不起。”

 

吴敬琏举例说,自贸区的“负面清单”制度就具有重大意义,因为这意味着中国政府确认“法无禁止即可为”这样一个市场经济和法治社会的基本原则。因为选择自己所乐意从事的活动、而不必等待长官的批准和差遣,是公民天然的权利,即从事经济活动是公民天然的权利,这破除了中国千年来的传统。”

 

李克强总理说得很对:对企业来说,“法无禁止即可为”;对政府来说,“法无授权不可为。”这体现了依宪治国和依法治国的基本理念。

 

关于限制政府权力,把权力关到法治的笼子里去,也是吴敬琏特别强调的一点。“我们面临的另一大问题就是政府掌握的资源过多,这就催生了寻租腐败。”因此在他看来,最近一些地方正在草拟政府职权的正面清单,这是一项很有意义的工作。吴敬琏说,“前一段对大小贪腐分子的严厉打击,已经形成了对打击腐败活动的高压威慑态势,现在需要进一步强调采取制度反腐的治本措施。也就是说,要加快建立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制度和法治化的政治制度。”

 

 增长的质量比增长本身更重要

 

《中国增长模式抉择》一书,已经是第四版。这本最早为总结“十五”经验、研究“十一五”而撰写的著作,在今天看来,仍有着十分深刻的现实意义。吴敬琏在读书会上表示,当今的中国,仍然没有摆脱依靠大规模的国家投资拉动经济增长的苏联式的粗放发展模式,导致了资源耗竭、环境破坏、收入差距拉大以及国家资产负债表杠杆率高企等一系列威胁经济社会稳定发展的严重问题,因此,用深化改革推动经济发展方式转型已经刻不容缓。

 

“目前中国的情况与1980年代末、1990年代初的日本颇为相似,一些地方政府和企业的债台高筑,杠杆率已经超过了警戒线,搞不好局部性的偿债困难会扩散传导成为系统危机。”吴敬琏认为,改革开放以来,推动中国经济增长的一些因素如人口红利、城市化带来的人力物力利用效率提高等正在减弱,而单纯靠投资拉动增长,不仅不可持续,而且还造成了产能过剩、经济泡沫从膨胀走向破灭等风险。“马克思在19世纪已经针对西方国家的情况提出过,投资率的不断提高将会导致经济社会制度的崩溃。苏联也在1960年代就提出过了‘转变经济增长方式’。”中国在1996-2000年的五年计划,提出了“实现经济增长方式从粗放增长到集约增长的根本转变”的口号,2006年-2010年的五年规划“以转变经济增长方式”为主线,2011-2016年的五年规划要求“加快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

 

在吴敬琏看来,增长的质量比增长更加重要,如果效率得到提高,GDP增速降低一些并不会造成什么危害。经济增长方式转型的关键在于技术进步、效率提高。这就要求国家建立有利于创业和能够激励创新的经济、社会和政治体制,包括科研和教育体制。

 

谈到当今中国的经济风险,吴敬琏认为“有风险,但是可控”,而控制风险的根本途径,正在于实现经济增长模式的转变。“可控不是说坐着不动风险就能自动消除,而是要从根本上去解决它,关键是要提高资源的配置效率和运作效率。”“我们的任务就是要落实三中全会和四中全会的全面深化改革的决定。只有这样,才能把制度搞好,也才能提高效率,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他也坦言,全面深化改革“会碰到意识形态上的障碍,会碰到既得利益的反对,还有实际工作中的困难和经济环境的障碍。对学者来说,解决实际问题往往不是我们力所能及的,不过,我们主要能够做得,可能是通过认真而深入的学习研究和自由而切实的讨论,使愈来愈多的人在基本问题上取得共识。”

 

国际环境和国内形势都不容许我们倒退

 

吴敬琏反复强调,经济改革的核心,就是如同十八大三中全会中所说,“建立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是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基础。”首先我们经济改革的目标,是消除条块分割,建立统一的市场;其次它是一个开放的市场,就是对所有市场主体是一体开放的;第三,它是竞争性的市场,在中国的条件下,特别要注意消除广泛存在的行政垄断;最后一条是有序,就是说,市场活动要在规则的支配下进行,或者说,要以法治为基础。”吴敬琏说,这个市场体系,不仅包括商品市场,更需包括资本市场。

 

吴敬琏说:“对比改革开放前,我国的经济体制已经取得不少的进步,”但他也坦言,改革的进程“是走走停停,有时甚至进一步退两步。”因为改革要触动原有的利益格局,不可能一帆风顺。但他也坚信:“世界潮流浩浩荡荡,国际环境和国内形势都不容许我们倒退。”

 

当有企业家问北车与南车的合并是否反效率而行时,吴敬琏表示,股东愿意合并就可以合并,但是一要做反垄断审查,看是否会控制市场、妨碍竞争,二要严格执行竞争规则,对不同类型的企业一视同仁。“老争论国企效率高、还是民营企业效率高,我看没多大意义,建立平等竞争的市场,‘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

 

 (注:本文仅代表受访者本人观点。编辑邮箱:shguancha@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