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15年来上海与中国】昆山与沪

2019/9/18 23:33:40

【15年来上海与中国】昆山与沪

 

制造业“明星城市”

 

2002年的一个周末。开着那辆银灰色的“桑塔纳2000”,李庆辉带着他的苏州夫人,又一次前往上海。由于修路,昆山市区的路并不畅。

 

在这个城市虽然生活了10多年,但趁着堵车间隙,李庆辉还是习惯性地环顾四周,打量着周边的厂房与商店。对于昆山,李庆辉从不掩饰他的喜爱。

 

然而,他自己也说不清,在这份看上去炽热的情感中,有多少是对这个制造业“明星城市”本身的眷恋,又有多少是对其紧贴上海的独特区位的偏爱。

 

这个苏州所辖的县级市,2002年实现GDP314.34亿元,人均GDP约合6290美元。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大陆投资的台商中,1/10以上聚居在昆山。

 

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些年来,每当回想起1991年的那个决定时,李庆辉总是无数次地为自己当时的果敢而庆幸。刚踏上这片土地时,这个已届不惑的台南商人,便决定把自己的半生积蓄投下去。而这个决策过程,李庆辉不无夸张地说:“前后只花了10分钟。”

 

有意思的是,就在那个短暂的“昆山之旅”之前,他刚刚到上海转了10来天。“当时,我到了奉贤、松江和青浦,在这些上海的郊县转了一圈,但一直有点犹豫。紧接着坐车到了昆山。现在昆山最繁华的长江路两边,当年还都是稻田,到了晚上,连路灯都没有。当地政府官员请我吃饭,可是做夜市的饭店几乎找不到。但我还是第一眼就喜欢上这里了。”

 

去上海做什么?

 

这话听上去似乎有点奇怪。而李庆辉的言下之意是,昆山满足了他设厂的基本要求:成本低、政府热情以及交通便利。在他看来,身边有个大城市上海,无非有两大好处:进出货和回台湾探亲方便。

 

但他没想到,数年之后,他会如此频繁地来往于上海和昆山之间,而且更多的并不是为了生意上的事。在李庆辉一家眼中,上海已成为他们购物休闲的“后花园”。

 

终于上了高速公路,出现在李庆辉眼前的,是两列绵延的长龙。虽然是星期天,沪宁高速公路上的车流依然川流不息。对于高速公路塞车,李庆辉已见惯不怪了。因为他知道,每逢双休日,有许多像他这样的“新昆山人”,会不约而同地集体“游上海”。

 

一般情况下,郭子仁坐的大巴就在这个车队中。几乎每个星期天,郭子仁都要起个早。虽然天热得像“洗桑拿”,但在前一天,他还是专门跑到公司,登记了周日的班车座位。这一切,都是为了去趟上海,放松一下连日工作的紧张神经。

 

这个扎着辫子的台湾男人,在昆山工作几年后,已经养成了每周去上海逛逛的习惯。虽然日渐繁华的昆山,近年来已有“小上海”之称,但很多东西依然唯上海这样的大都市独有,而这些对郭子仁他们无疑具有强大的吸引力。

 

“去上海做什么?”郭子仁抬头反问了一句,随即扳起了手指:“先去徐家汇买东西,接着吃饭、看电影、打高尔夫球,晚上还可以去大剧院看顶级的演出,或者去衡山路泡酒吧……”

 

如果不被打断,郭子仁肯定还会一路数下去。让人惊讶的是,他对上海的熟悉可能超过了不少本地人,而他对这座繁华大都市的喜爱与眷恋也是由衷的。

 

由于太多人有着同样的爱好,郭子仁所在的台湾仁宝资讯工业(昆山)公司,每个星期天都至少要安排一辆大巴前往上海。有时,由于登记前往的人太多,公司不得不增派车辆,以满足员工“一日游”的要求。

 

“上海游”的几层意图

 

驶进上海城区,李庆辉忽然有点失落。因为过去的4年中,他已经习惯下了高速公路后,便调头向南,去看一看在上海交大读书的儿子。不过,两个月前儿子已经大学毕业,回台湾探亲去了。

 

毕竟昆山与上海近在咫尺,虽然一路堵车,但离吃午饭还有一段时间。李庆辉想了想,决定去展览中心。他并不清楚今天展览中心会有什么会展,但他可以断定,去那里一定不会扑空,总会有展可看。有时运气好的话,还能看到一些顶级会展。

 

看展览是李庆辉的爱好。而这个习惯的养成,更多是由于工作需要。这些年来,他投资的昆山亚伦皮件有限公司发展势头不错,已从最初的小作坊,发展到如今拥有250多名员工的中型企业。而作为总经理,李庆辉必须时刻追踪当今的时尚走势。“在这方面,上海当然比昆山有着太多的优势。”

 

有点相似的是,郭子仁每周的“上海游”,也并非仅仅是休闲。“我们公司主要生产笔记本电脑,每天有98%以上的产品要从上海空运出去,所以经常要同上海海关打交道。如果不加强同上海的联系,我们这样的企业可能寸步难行。”郭子仁坦率地道出了他频繁去上海的另一层意图。

 

时近傍晚,李庆辉思量着何时回去。大约两年前,他在上海相当繁华的漕溪路上买了一套180多平方米的住房,主要考虑上海去得越来越频繁了,总得找个落脚处。但这天,他想了想,还是决定连夜回去,毕竟自己的企业在昆山,第二天一早还得准时上班。

 

此刻,沪宁高速公路上又形成了一条北归的长龙。隐隐绰绰的车灯下,一群略显疲惫的“游客”结束了一日休闲。而此刻,依然有不少挂江苏牌照的汽车驶进上海。

 

李庆辉知道,那些车上既有台商,也有苏南的当地人,他们此时赴沪,有的是去看甲A联赛,有的是去看演出,都是来享受上海的夜生活的。“毕竟,有些东西昆山是没有的。”

 

“沪昆之争”存在吗?

 

或许由于靠得太近,在招商引资方面,上海的一些区县与昆山会有某种竞争。对此,有的人常常喜欢作些渲染。2002年前后,有关上海降低商务成本的试验,就受到了不少媒体的热炒。

 

尽管谁都知道这是个并不确切的提法,但有的媒体还是喜欢称之为“173计划”。

 

实际上,上海官方从无这个称呼,而是叫做“降低商务成本试点区”。简单地说,就是在嘉定、青浦和松江三个区,准备建设总面积为173平方公里的试点工业园区,重点吸引高水准的制造业。由于将在园区内尝试降低商务成本的新举措,故又有人称其为上海新的“小特区”。

 

有人认为,此举有点针对昆山,为的是争夺台资。甚至还有人替上海编了句话,叫“173,比昆山”。也有人认为,这是上海重新主攻制造业的一个信号,意味着上海城市功能定位与发展重心的重大调整。

 

对于挑战昆山的说法,大多数上海官员不以为然。他们认为,这可能是对上海此项计划过于简单的理解。

 

社会应该更完整地理解该计划提出的“商务成本的盆地、政府服务的高地、投资收益的福地”这一句话。由于受到了“商务成本”这一概念不清的影响,公众理解发生了一定的偏差,将商务成本与政府服务割裂开来理解,使得“商务成本”单纯地是指土地价格和人力成本等硬成本,这也是对于上海市发展战略的误解。

 

简单地说,这种观点的意思是:推出“降低商务成本试点区”,并非意在与昆山竞争,而是上海对自身发展局限的一次挑战。

 

尽管如此,昆山等上海周边城市依然颇为紧张。当初正是因为上海的商务成本比较高,一些外资才分流向这些城市,而现在上海在市郊辟出一个“试点区”,昆山原有的优势是否还会存在,便成了问号。

 

昆山的忧虑并不止于此。在私下交谈时,一些当地人说,一两个园区不可怕,最要紧的是这是否意味着上海的一个全局性变化:制造业会不会重新成为上海今后发展的重心?

 

“龙头”的内心独白

 

实际上,为了当好“长三角龙头”这一角色,上海已经做了长期的努力。作为一个传统制造业基地,制造业在上海经济总量中的比重在改革开放初期达到74%,2002年降到了不到50%。在长三角,上海是唯一实现了“三二一”产业发展比例的城市。

 

这些都是经历数次阵痛才实现的。如纺织工业,从当年的55万人减少到现在的8万人,有近50万人转产转岗,这样大的动作在其他城市是罕有的。

 

但这阶段,上海确实又在制造业上与周边地区形成竞争态势。或许,这是因为上海有自己的担心。这么大的城市这么多的人口,如果制造业大规模转移出去,用什么来替代?转岗下岗的人到哪里去?如果大量的外资企业都跑到周边去,那上海的优势何在,未来靠什么支撑高速发展?如果新的利润增长点没有找到,又放弃了原有的,弄不好会出现空心化。

 

一些专家认为,上海二三产业并重的做法,在现阶段有其合理性。因为上海正处于工业化后期,其城市服务功能还没有强大到能与周边地区在不同层面上明显错位竞争,还必须依托制造业推动城市发展。

 

很难想象,如果上海只是一个生产汽车、家电的传统工业城市,其对周边城市还会有如此之大的吸引力吗?而正是由于这座城市全面加快了向国际经济、金融、贸易和航运中心的迈进步伐,与之相匹配的交通、通信、信息、物流、研发等诸多服务功能都有了较大的突破,才使上海在长三角地区成为毫无争议的中心和龙头。

 

10多年来,昆山与上海的错位与竞争,反映了长三角新一轮的格局之变。从趋势看,今后制造业将不可避免地选择低成本地区发展,而以信息产业为主导的现代服务业已成为最先进的产业形态之一。

 

表面上看,现代服务业似乎为“仆”,实则为“主”,因为它引领了经济发展的潮流,它使加工业成为其实现目标与利润的手段。不过,上海并不满足于当个“后花园”,尤其可能不太喜欢这个听起来有点轻飘飘的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