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高金素梅:我带孩子来上海

2019/8/14 15:50:22

高金素梅:我带孩子来上海

 

从小的上海情结

 

黑色短袖T恤、黑色九分裤、黑色高跟鞋,一身素色装扮的高金素梅出现在2014年两岸少年文化交流营的欢迎仪式上。

 

虽然到上海已有10多次,但带着40名台湾原住民孩子来到上海,对高金素梅来说是第一回。高金素梅接受笔者专访时,笑着问:“你恐怕也是看着我的戏长大的吧。”

 

上世纪90年代,她是《婉君》、《三朵花》、《青青河边草》等电视剧中的“琼女郎”。眼前的她,除了略微胖了一些,外形几乎并没有太大改变。

 

当天是简单的自助晚餐。她看孩子们去拿食物的眼神很温婉,嘴角不时漾起笑意,那灿烂的表情,比她年轻时在戏里还光彩。

 

上海在她眼里“没有变化,一直很亲切”。而她对上海的情结从幼时就有,“父亲是安徽人,但常爱和我们谈大上海的样貌,家里经常播放着《夜上海》这样的老歌。” 高金素梅忍不住哼唱了几句:“夜上海,夜上海,你是个不夜城……”她说她喜欢武康路,喜欢那些有老房子的地方,好像总有很多讲不完的故事。

 

大地震改变人生

 

高金素梅的身份有过好几次切换。从歌手开始,之后以琼瑶女星的身份为人熟知,还因电影《梅珍》拿过圣地亚哥电影节最佳女主角奖。从影18年后淡出影坛,开始经营婚纱事业,没想到1996年的一场大火烧毁了全部心血,并让六名员工不幸丧生。

 

备受打击的高金素梅在1998年罹患肝癌,1999年9月21日,刚刚做过手术的高金素梅正在庆祝自己34岁生日,一场7.6级的强烈地震重创台湾,原住民聚居的中南部又恰恰是受灾最重的地区。身为泰雅族原住民的后裔,此时的高金素梅忽然意识到,自己应该为原住民的族人做些什么。

 

2000年,冠以母姓“高”的高金素梅重新出现在了公众视野中,她的身份是台湾地区民意代表的竞选者。她走遍每个原住民聚居的地区,了解他们的生活状况,感受他们的淳朴善良,觉得“必须为他们争取更多的权益”。 2001年12月1日,高金素梅当选“原住民民意代表”。

 

高金素梅开启了全新的人生模式。她搜集整理大量日本在台湾殖民时期杀戮原住民的照片,并将它们编辑成书公布于众;她组织原住民争取合理的权益;2009年,她更是以突袭靖国神社的方式让人惊叹她身体里蕴藏的无限能量。

 

没有婚姻的“高妈妈”

 

这一次到上海,高金素梅除了带领着台湾的原住民孩子,还邀请了20个四川的羌族孩子。他们是2008年汶川大地震后高金素梅认养的孤儿,他们都热络地称呼她“高妈妈”。他们时常通信,此外“高妈妈”每年还带着助学金、礼物和孩子们见面。去年,她就曾邀请这20个孩子去台湾,和他们共处了一周多。

 

“我没有结婚,也没生孩子,但是我有这么一大群可爱的孩子。” 在一起七年了,高金素梅清晰记得每一个孩子的状况。哪个孩子工作了,哪个孩子有什么特长,她都清楚。

 

孩子们也给“高妈妈”带礼物,他们自己制作的玫红色羌绣围巾、羌绣小包以及五彩的蝴蝶挂件等,高金素梅能穿戴的直接披上,一身黑色装束的她立刻变得缤纷起来,全身上下满是母性的光芒。

 

“沾了演员的光”

 

这些年高金素梅很忙,一直在两岸“奔跑”,但她对这一切却又十分享受。

 

有些记忆很清晰:曾见到父亲回安徽老家,为不曾赡养母亲而痛哭跪在地上,临走揣一把在怀里带回台湾的家里;也曾看到父亲终于圆梦,可以在上海和平饭店里喝一杯咖啡,伴着邓丽君的歌声在舞池中寻觅逝去年华。

 

“我下定决心要做两岸交流的工作,因为本来就是一家人,不应分你我。” 高金素梅坦言,自己有今天也“沾了演员的光”。“和一般的民意代表相比,起码媒体知道我,也就愿意来报道我,愿意知道我在做什么,更愿意把我在做的事情推广给大家。”在这一点上,高金素梅很乐意用她从前的知名度拓展她如今的工作。

 

最近的她不仅忙着带原住民的孩子走出大山感受外面的世界,更致力于要让大家走进原住民的生活地。今年高金素梅已数次邀请并陪同大陆各地的文化、旅游部门人士去花莲的原住民聚居地“踩线”,力图推广原住民部落的原始旅游价值。

 

“在交通不便的地方,有一个不一样的台湾,我希望更多的人可以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