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意是芭蕾的灵魂,她的灵魂被谁偷走了?

2019/9/22 18:15:49

创意是芭蕾的灵魂,她的灵魂被谁偷走了?

10月26日举行的第十八届上海国际艺术节舞蹈论坛上,中国舞蹈家协会主席冯双白提出一个问题:我们的创意被谁偷走了?的确,编舞人才的缺乏和舞蹈创意的缺失已经成为中国芭蕾乃至其他舞蹈类型发展的瓶颈,同样也是世界芭蕾艺术发展所面临的难题。

 

刚刚带领世界芭蕾明星为艺术节献上一场精彩演出的旧金山芭蕾舞团首席演员谭元元,为本场论坛请来俄罗斯莫斯科大剧院青年舞蹈编导项目艺术总监谢尔盖·菲林、德国斯图加特芭蕾舞团艺术总监瑞德·安德森等国际芭蕾界重磅嘉宾,通过主题演讲、小组讨论、观众问答等形式,共同为如何激活芭蕾创造力的问题寻医问药。

谭元元演绎《天鹅湖》。

 

标准化的舞蹈教育偷走了年轻人的个性

 

众多艺术家都在发言中提到,创意是芭蕾的灵魂。同时,创意是一种天赋,它无处不在,无人不有,重要的是如何激发它。法国舞者、编舞家马蒂·维尔斯基回忆起自己幼年时时自由而充满创意的家庭表演场景。他会用当时最经典的音乐作背景,用妈妈的缝纫机自己做戏服,用硬纸板做成道具,表演戏剧、舞蹈或魔术给亲朋好友看。维尔斯基说:“创意就是一种游戏、一种想象力的表达。”在巴黎学习艺术期间,维尔斯基最喜欢的课程就是创意工作坊。他和同学们组成小组,自由地探索自己的身体语言,在实践中一点点释放自己的潜力。

 

比照中国的现实,冯双白提出:“我们的创意会不会被标准化的教育偷走了?”冯双白发现,在舞蹈学院编导系,面对同一个编创题目,学生们往往交出质感和形象均如出一辙的作品。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现象?也许是因为老师的示范动作成了至高无上的标准,也许是因为对于技术一味的强调抹杀了学生的个性。

现代五人组合《CHI》。

 

本周五,世界著名的斯图加特芭蕾舞团将在上海国际艺术节带来舞剧《罗密欧与朱丽叶》,让不少观众期待。德国斯图加特芭蕾舞团艺术总监瑞德·安德森认为,斯图加特芭蕾舞团之所以拥有独特的艺术个性,离不开其历史上著名编导约翰·克兰科的创造力,也离不开约翰·克兰科学校培养的青年编导,为这个古老的芭蕾舞团不断注入新鲜血液。冯双白指出,除了在中国芭蕾教育中更多地激发个性和创造力之外,也需要学习西方,为年轻的芭蕾编导提供更自由的成长通道,更丰富的展示平台。

 

功利化的现实偷走了艺术家的冒险精神

 

芬兰著名编舞家约尔马·埃罗迄今编创过70个芭蕾作品,与来自12个不同国家的16个不同舞团合作过。然而他说,直到今天,编创一部新作对他来说仍然是困难的,因此他总是把每部作品都当做自己的第一部作品来做,去尝试全新的音乐、结构和表达。他喜欢将自己的人生经历与舞者分享。“有一段音乐,只有5秒钟,但每次听到,总会让我想起我的祖母,她对于我和我的家庭来说,就像一块岩石,我非常想念她。”“我的父母已经结婚60年了,有一天我看到他们走在花园不同的小径上。虽然身处不同的地方,但我却能感受到一种强烈的、牢固的连接。”在埃罗看来,一个编导在创作时最重要的是将自己真实而深刻的情感体验传递给舞者,再由舞者传递给观众。

 

这些故事让冯双白很感动。他指出,功利化的现实已经偷走了许多编导的感知力和创造力。他们太重视创作给自己带来的名利回报,因而无法安静下来聚焦内心情感和人性。同时,人们对技术的依赖和碎片化的生活方式,正在钝化内心的敏锐感受,偷走了艺术家的思考能力和冒险精神。

 

有专家从音乐创新的角度佐证了冒险精神的重要性:无论是19世纪70年代柴科夫斯基创作的《天鹅湖》,还是20世纪斯特拉文斯基创作的《火鸟》和《春之祭》,在当时都是另类的,曾被认为不适合芭蕾的编创和演绎。但通过彼季帕、伊万诺夫、富金、尼金斯基等充满冒险精神的编导的努力,这些作品如今都成为了芭蕾历史上的经典之作。马蒂·维尔斯基说,愿意承担风险,不怕犯错误,是激发创造力和潜能的重要条件,这需要舞蹈机构、编导、舞者的共同努力,从舞蹈教育和创作机制上促进古老的芭蕾艺术持续创新。

 

(编辑邮箱:scljf@163.com)本文图片为《谭元元和她的朋友们》演出现场 摄影:蒋迪雯  图片编辑:周寅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