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城市温度丨这个郊野公园有点不同:可以吃半年玫瑰,还能玩“穿越”

2019/8/15 6:01:37

城市温度丨这个郊野公园有点不同:可以吃半年玫瑰,还能玩“穿越”

它是上海先期确定的7个试点郊野公园之一。在这7座郊野公园中,它的面积最大,仅一期工程就达5.56平方公里,也是上海唯一一座海岛型郊野公园。

 

它可能还是最有故事的郊野公园。过去曾是农场种植生产区,见证了上海知青下乡劳作的汗水,也种植出了远销海外的柑橘,是上海人心目中的“橘乡”。

 

它就是位于长江入海口的长兴岛郊野公园,作为上海建设用地减量化的重要载体,同时也是上海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重大项目,于去年10月底正式开放。

 

2014年,上海建立郊野公园建设联席会议,联席会议办公室设在市规划国土资源局,就郊野公园规划、实施方案、年度推进计划等重大事项进行科学决策和积极协调,旋即启动郊野公园规划选址,在全市规划了21座郊野公园。目前已开放了廊下、长兴岛、青西等3座郊野公园,嘉北、浦江、广富林地区等郊野公园也有望在年内陆续开园。

 

增加了“郊野”二字的公园,和常见的城市公园有何区别?和其它郊野公园相比,长兴岛郊野公园又藏着怎样的故事?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带你一探究竟!

 


可以“吃半年”的玫瑰花海


 

从颇有象征意味的“六斗米”门头进入长兴岛郊野公园,沿着花溪湖边的星湖大道向右,按照逆时针的方向前行,可以抵达公园的腹地——玫瑰大道。映入眼帘的,是一望无际的酒红色花海。

 

这里的120亩花田,种植有18万株法国‘墨红’玫瑰。园艺专家表示,对‘墨红’情有独钟,一是因为,‘墨红’花期很长,每年5月至10月都可以绽放,保证花海效果“超长待机”;更关键的是,‘墨红’可以直接食用!闭上眼睛,俯身一嗅,这种玫瑰竟有类似葡萄的甜香。前卫旅游发展有限公司市场副总经理孙家勇告诉记者,‘墨红’经过加工,还能制作鲜花饼、精油等衍生品,玫瑰花海还能成为新人的见证地,对外接受玫瑰婚典的预订。

 

在玫瑰花海的东南角,还有一片“莲香疏影”正蓄势待发,下个月,该区域内的九品香水莲花将集中盛放,之所以为“九品”,是因为这种莲花有金、黄、紫、蓝、赤、茶、绿、红、白等9种色系。和“墨红”类似,九品香水莲花也能吃——成为游客杯中的香莲茶。

 

“这便是郊野公园与城市公园的不同。”孙家勇表示,长兴岛郊野公园里的玫瑰花也好,莲花也罢,除了“秀色”这种传统的观赏功能,也要“可餐”,体现其农业价值,还要耐玩,具有比城市公园更强的休闲服务功能。

 

“过去我们只负责种植生产,现在我们要在同一亩土地上实现多种功能的符合叠加,为市区游客提供采摘、科普、DIY和其他服务。”孙家勇说。今年长兴岛郊野公园的九品香水莲种植面积计划扩大至200亩,并配备研制基地、种苗基地、生产区域和游客体验区。

   

 


长达半个多世纪的“穿越”


 

沿着玫瑰大道西行,至团结路向北,再到桔杉大道左拐,暮然“穿越”到了半个多世纪前。眼前十几排连体宿舍,让人回想起了“上山下乡”的年代。一经询问,果然是上世纪60年代的产物——全部都是前卫农场保留下来的建筑,长兴岛郊野公园只是在此基础上略加修缮,“修旧如旧”,成为了以农场文化、知青文化为主题的集餐饮、住宿、休闲为一体的综合体,起名“前卫1966”,将国营农场的存量房屋和存量土地彻底盘活。

 

信步期间,房屋墙壁上的泛黄报纸,每一张桌椅、每一只搪瓷杯,都充满着时代的烙印。曾经农场内的集体食堂,穿越了50多年,4个传菜门洞内依旧可见打菜师傅忙碌的身影。

 

同样历久弥新的,还有长兴岛人民引以为傲的柑橘,这座生态之岛的“橘乡”特色在郊野公园被保留下来,原有农场的大部分橘园都原汁原味地等待着怀旧者和好奇者。目前,长兴岛郊野公园团结河以西的600亩“柑橘采摘园”内,种植着柑、桔、柚、橙等50多个品种的果树,其中种植数十年的老橘树已经更新换代。采摘园中间建有休憩长廊,人们可驻足休憩、品桔赏桔。

 

一如其名,“前卫1966”里不只有怀旧,也有创新的探索。在“前卫1966”的西侧,有一个时髦的“前小桔博士农场”,除了吃桔子、喝桔子,还能“听”桔子、玩桔子和“住”桔子。“前小桔”的负责人黄桂利告诉记者,这是一处“非典型”农场,实际上是以“环保、创意、乐学、科技”为理念打造的农业休闲体验乐园。以住宿为例,由德国设计师和久一国际联合设计的创意民宿,是由废弃厂房和仓库改造而来,外观宛如一个个方形的桔子集装箱,层层堆叠;又比如农耕,游客可以在桔园里接触到十几个经过筛选适宜在长兴岛栽种的优良桔种,并体验栽种桔树的乐趣。

 

“传统种植模式管理比较粗放,结果口感并不出众。我们与农业科学家合作研究,提升了田间管理水平,改良了绿色种植方法,用同样的品种,种出了好吃的桔子。”黄桂利认为,要通过技术培育和打造文化创意衍生品提高桔子的品质和附加值,复兴当地桔子产业的经济效益。目前,“前小桔”的价格比普通桔子高出8倍至10倍,“曾有6个桔子卖出上百元的高价”。

 

“创新产业是郊野公园的立足之本。”上海前卫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凯村说,旅游、民宿都只是暂时的,只有产业才能把人留下来,所以长兴岛郊野公园特别欢迎类似“前小桔”这样的创新“田园综合体”,结合长兴岛本身的农业传统和历史,用更符合时代的时髦表达,把更多的80后、90后、00后吸引到乡野,从而把乡村带动起来。

 


多元主体共同参与的“郊野样本”


 

长兴岛郊野公园是由市级拨款、企业运作的市级土地整治项目,它是上海7座郊野公园规划和开发理念的“缩影”:不能牺牲乡土生态,要做可持续的开发。

 

郊野公园的开发有“两个不变”:不改变原有的农业生产、林水涵养功能,不改变原有自然生态格局和景观风貌,而是通过拆除区域内污染企业,对田、水、路、林、村进行综合整治,梳理、恢复自然生态功能,提升农耕文化和历史风貌,补充必要的休闲游憩服务设施,提供与城市公园截然不同的郊野生态元素,满足市民体验乡村风貌和乡村生活的需要。

 

“路绕着树跑”,就是长兴岛郊野公园开发尊重乡土生态的生动注脚。在公园北部的团结路上有一条慢行道,遇到了一整排40多岁的杉树,开发者没有将树一砍了之,而是将一条道拆成左右两半,夹着树前进,如此,既保护了原有的生态风貌,还能让游人步行时,享受到茂密阴凉的林荫,感叹开发者在保护环境上的精思。

 

 

社会主体对生态理念的坚持让周边环境有了起色。王凯村记得,两年前的长兴岛郊野公园还是一片田、林、水、路布局散乱、坑洼不平的农田,不少地区散点分布着排污的生产小作坊。通过土地整治、建设郊野公园的方式,改造后的田林鳞次栉比、布局规整,5277亩林地面积年均吸收二氧化碳1.3万吨,释放氧气9400吨,吸附灰尘21万吨。不少地方还有白鹭出没。

 

为什么要建设郊野公园?长久以来,随着城市化发展,劳动力向城市转移,农村逐渐失去活力,甚至出现了空心化的现象;耕地质量不高,农业生产效率低下,低效的工业用地对环境带来了小范围污染。作为国际大都市,上海城市功能提升的同时,也面临着土地资源约束和生态游憩空间缺乏等压力。

 

“实际上,市中心的城市居民对郊区旅游有着很大需求,这说明农村的土地资源还有不少挖掘空间。”市规土局所属的上海市建设用地和土地整理事务中心主任顾守柏说:“郊野公园建设是全面提升城镇化质量的措施,它是通过土地整治的手段来实现耕地的数量和质量的提升,并增加了一些生态和人文等元素。”顾守柏告诉记者,耕地不能仅仅解决生产问题,还要实现耕地的复合利用,带动农村的产业发展。

 

“郊野公园是对一批本身具备良好自然基底、优质农业资源的区域进行规划与开发,增强农村活力。”顾守柏说,长兴岛郊野公园除了环境的提升,还为岛内居民和市区游客提供了休闲游憩的生态空间。从去年10月试开园以来,长兴岛郊野公园举办了“上海24小时超马”、崇明森林斑马、健步走等各类运动赛事。截至2017年2月底,入园游客超过36万人次。

 

 

(栏目主编:张奕,编辑邮箱:shgcggkj@126.com ,题图、内文图来源:陈玺撼 摄影, 图片编辑:朱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