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动车上吸烟会被终身禁乘?铁老大的“黑名单”开得有理吗

2019/10/21 23:05:45

动车上吸烟会被终身禁乘?铁老大的“黑名单”开得有理吗

 

被明令禁止的动车吸烟行为,或将受到更严处罚。据报道,中国铁路总公司推出新规,从8月15日起,动车组列车吸烟除接受现有处罚外,还需持本人身份证到任一铁路客户服务中心签订协议书,方可再次购买动车组车票;再次违法吸烟者,将被暂时禁止乘坐动车。

 

吸烟可能被“禁乘”,并且由于“暂时禁止”的期限尚不明确,也就有可能是“终身禁乘”——这一称得上“史上最严”的禁烟令,不出意外受到公众热议。赞成者称,“禁乘”显然是对屡禁不绝的吸烟行为最具力度的打击,亦可能从根本上改变“治标不治本”的现状。

 

也有观点认为,此举同时表明,铁总借此或已开始尝试“黑名单”制度,相关经验除可以推广至铁路车厢管理的其他方面外,亦可供更多公共管理领域借鉴——用类似“黑名单”的方式,对社会管理中的顽疾问题实行严管、严惩,是时下颇为流行的观点。

 

然而,与其他许多领域出台过的“最严令”一样,“最严禁烟令”的推行,亦需接受合法性、合理性和适用性的检验。而作为一项公共政策,其推行是否完全合乎法治,又有没有可能带来额外的管理成本,更值得一再推敲。

 

在动车内吸烟的危害,早已无需赘言。除了动车车厢是密闭空间,吸烟会明显影响空气环境、妨碍乘车舒适度外,动车组列车设置的大量烟雾报警器及故障传感器等装置,亦会因抽烟引发烟雾报警,从而导致动车组紧急制动降速甚至停车。这对车辆运行安全的影响,显然已超过普通列车。严惩动车吸烟行为的呼声,亦始终不绝于耳。

 

针对动车吸烟行为,执法者也并非无法可依。2014年1月1日起施行的《铁路安全管理条例》第95条就明确规定:在动车组列车上吸烟或者在其他列车的禁烟区域吸烟等16种行为属于危害铁路安全行为,由公安机关根据违法情节等将予以“责令改正”,并对个人处500元以上2000元以下的罚款。同时,《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第23条也明文规定:扰乱公共汽车、火车或其他交通工具上的秩序的,处以200元以下罚款。

 

但显然,这样的处罚规定,无论是意思模糊、难以抓实的“责令改正”,还是2000元以下的罚款数额,今天都不足以阻止频频发生的违法吸烟行为。有法可依,但法律失之于宽、量刑失之于软,这是不惟铁路系统一家遭遇的尴尬。而在“治乱象必以重典”的思路下,为现行法律法规加码,也是最为直截了当的选择。

 

铁路部门一位负责人此番就向媒体表示,这次发布的管理措施是此前的“升级版”,明确了对屡犯不改的吸烟者更加严厉的处罚。其初衷和用意当然不难理解;对严重违法行为施以“重拳”,也是维护公平正义的必要方式。但任何处罚措施,都应有必要的法律依据,并合乎法治精神;尤其事涉公共利益,就更需在产生程序和推行逻辑上多受检验。

 

铁总的“最严禁烟令”,恰恰就显得力度有余、论证不足。

 

改制后的铁总并非政府部门,而是大型企业;其推行的政策严格意义上不属于狭义的“公共政策”,动车组列车亦不属于完全的公共服务,更带有市场化的特征。看上去,出台一个严格的禁乘令,哪怕是“终身禁乘”,亦属于企业拒绝市场交易的自由。

 

然而,既然铁总在铁路行业尚居垄断地位,铁路行业又有不可避免的公共性,其服务对象既是全体公民,相关决策也就应当参照公共决策的精神;如果涉及到对现行法律法规的调整或补充,就更应谨慎行事,至少经过充分的论证和公开,而不是仓促出台。

 

更何况,出台了“最严禁烟令”,却未充分注明实施的限定条件和时间期限,从而令公众怀疑“暂停售票服务”可能成为“永久停止售票服务”,其间过宽的自由裁量空间,亦让人不免对处罚真正实施后的科学性和合理性产生怀疑。

 

事实上,在铁总的新规出台后,北京铁路局、上海铁路局等均已表示,其管辖路段类似情况较少,暂无实施“禁售”的实质性考虑。这一严令最终是否能顺利推行,其实还是一个未知数。

 

而对更多与铁总处境类似、却带有公共属性的政府部门而言,“最严禁烟令”的经验是否能够照搬,尚值得审慎考虑——类似加入“黑名单”,或纳入“征信系统”的做法,固然合乎现代治理的方向;但“严令”虽好,也要先过了合法性和合理性这一关。不然,非但“严令”本身可能遭遇落实难,对执行者的公信力甚至可能带来误伤,那就得不偿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