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价的过道与有毒的跑道

2019/10/22 0:34:21

天价的过道与有毒的跑道

 

1

 

近日舆论场之中,两个“道”颇为引人注目。

 

一是过道。惊闻北京出现标价150万元的学区房,实际是一条供院内其他住户进进出出的过道,实测宽1.5米,长约7米,总面积约10.9平方米。这条“学区过道”对口的是北京市第一实验小学,中介强调:“买的是过道,只能上学落户,不能建房,也不能住人”。更令人惊讶的是,这种“学区过道”在北京还不少。

 

一是跑道。北京、苏州、无锡、南京、杭州、深圳、成都……近一两年时间里,全国多地学校跑道散发异味,学生出现不同程度身体问题。随着央视《经济半小时》的曝光,毒跑道的黑色链条终于被揭开:“塑胶跑道”竟是“废轮胎、废电缆”等塑料垃圾做成!制作现场就像个垃圾场,工作人员把废弃轮胎、废弃电缆和各种橡胶制品打成黑颗粒,就成了跑道最底下的那一层,大量使用在校园内,而这是国际公认的有害垃圾。央视称,有些黑窝点距北京不到200公里。

 

两“道”都和教育有关,但可能违背了初衷。

 

两“道”都和赚钱有关,但似乎突破了底线。

 

2

 

一方面,买过道是为了上学。学区房的问题,早已众所周知。只是,这样的学区房,似乎并不一定能保证上学。

 

西城房屋管理局这样解释道:“如过道具有房屋所有权证可以正常办理买卖过户,能否落户需咨询属地派出所。”大栅栏派出所房管科如此回应:“一般情况下,在产权证上规划用途一栏注明住宅的房本可以办理落户,不过如果房本中含房屋和过道两项明细,房主拆开出售过道时,应注意规划用途是否改变,非住宅则不能办理落户。”而有房产业内人士好心提醒:“如买房者单独购买过道,在办理落户手续时可能会遇到意想不到的麻烦,落户时社区民警会亲赴实地考察,如果发现落户地实为过道,不能住人,可能不予落户。”

 

所以结果就是,不一定。

 

实际上,这并不是奇葩学区房第一次现身了。今年3月,在北京市西城区,文华胡同里一间7平米的屋子正是以45万一平方米的价格成交,确切地说它只是院里的厨房,房内只有水龙头和水槽,水管因破裂正不停漏水,院里另一间18平方米的屋子正以总价550万待售。整个院子5间房皆是空置,无一人居住。 而早在2014年底,同样是北京西城区金融街附近,一个四合院内总面积2平方米的“过道”平房,就卖出过26万元的价格。

 

针对学区房的不断升温,官方也出台过类似“多校划片”的政策,规定一个小区对应多个小学初中,让买了学区房的家庭也不确定到底能上哪个学校,旨在为学区房“降温”。然而,过道学区房的出现,表明政策的效果似乎并不明显。

 

根据媒体早先的报道,有业内人士表示,一些地方名校事实上还是在“单校划片”,使得这些学区房更为金贵;此外,随着生育高峰到来,学校扩招,名校对应的学区房也会更多。指出“如今退烧针效果并不好,是因为没有指向矛盾最突出的区域和学校”。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教育部部长袁贵仁甚至被媒体追问“买45万一平方米的学区房值不值”。一些代表委员也说,如今全部落实“多校划片”存有难度,学校特色、生源、办学轨迹将被全部打乱,更可能出现“名校不名”。况且即便落实了,群众也会从原先“选学校”变成了“选学区”,打掉了一批学区房,但催生了更多的“准学区房”,所以必须抬高底部,而不是一味考虑分配顶部。

 

看来,像过道一样的学区房还会存在一段时间。

 

3

 

另一方面,修跑道是为了健体。跑步健身,当然是体育教育的必要环节。然而,挥发毒气的操场跑道,反而让学生的身体变差,岂不是与目的背道而驰?

 

@世纪天王KING 讽刺道:“每个人都以为自己很聪明,生产地沟油的人以为自己不吃地沟油就没事,生产毒跑道的人以为自己不去跑也没事,生产假药的人以为自己不吃就没事……其实生产地沟油的老板的儿子正吃着假药跑在毒跑道上,生产毒跑道的老板和他儿子吃着地沟油和假药,生产假药的老板和他儿子吃着地沟油在毒跑道上散步……”

 

@一个有点理想的记者 试图举一反三:“毒跑道这个事情跟三聚氰胺奶本质上是一样的,都是监管缺失,企业为降低成本追求利润丧心病狂,孩子则备受摧残。今天这事儿算是曝光了,可能会引起重视迅速解决,但是还有多少类似的事情呢?看看幼儿园小学门前那些卖玩具的,到处是没品牌没厂家的垃圾玩具,有人管么?那些买卷饼香肠的,有多少是几毛钱一根收的垃圾肠。还有酒店那些看不懂牌子的红酒,十几块钱一瓶进货,卖八九十块你还觉得超便宜。”

 

令人意外的是,央视的曝光,却被认为有问题。

 

@环球时报 的首先发难显得对同行毫不客气:“仅就废旧轮胎来说,这是完全可以用来回收做橡胶跑道的,也是业内认可的。而劣质橡胶跑道的毒性主要来源,其实是其使用的溶剂、含重金属的催干剂、以及有毒塑化剂。央视挖掘问题橡胶跑道的材料的方向是对的,但希望找对靶子,帮助公众认识真正的问题所在。”

 

“央视又要妖魔化‘工业’这个词。跑道用废轮胎作为原料这件事本身没有任何问题。”知乎网友孙召忠也对央视的报道不以为然,“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橡胶制品生产国和消费国,对废弃橡胶制品回收和重复利用既节省了资源又净化环境,是利国利民的好事。重复利用的橡胶制品用来生产塑胶跑道一点问题也没有。如果连跑道都用天然橡胶作为原料,那结果就是许多学校都用不起塑胶跑道。记者搞大新闻前要搞明白一个基本事实:让孩子流鼻血的到底是什么物质,以及这种物质的源头(我个人有点怀疑是粘合剂之类的东西甲醛超标)。 ”

 

当然,也有人反驳这种所谓的专业:“首先‘如果跑道只是废轮胎等制造的,我觉得没有任何问题。’这句就是错的,来源不明的废旧橡胶存在危害,橡胶可重复利用,但不是所有的废橡胶制品都可被利用而且制成跑道。这则报道并没有妖魔化工业一词。你断章取义。这则报道里明显说了来源不明的废料和胶水粘合在一起,生产者连比例都不清楚。”

 

撇开专业的争论,更多的网友,关注的是这背后的东西:“新闻过于关注原料来源,有点本末倒置。我管你原料来自哪里,生产出的产品符合国家标准就可以。但恰恰这些跑道质量有问题,为什么还能通过检测走向市场,这其中的问题才是应该深挖的!”

 

“安心食品、安全跑道,本是人们对有保障有品质生活追求的‘刚需’。眼下很多人已过了‘仓廪实衣食足’的马斯洛需求最浅层阶段,而到了有极强安全诉求的第二需求阶段,对毒食品‘集邮’化学元素周期表的敏感度在提高,而愿为食品、跑道设施等安全付出经济成本的人越来越多。遗憾的是,那些黑心生产者总能以见监管之缝插针的方式,在‘毒食品’、‘毒跑道’等场域发掘‘蓝海’,在毒害大众中找寻牟利空间,而监管又经常‘惺忪着双眼’。”@新京报 笑言“这届废料真行”,“所以说,就生活品质保障层面而言,现阶段社会最主要的矛盾,已经成了人们日益增长的对生活品质方面的要求和‘德性败坏’的生产力(也即黑心制造)间的矛盾。这种矛盾,随着‘毒××’的累积而不断加剧。”

 

像@徐生坛 一样忧虑的不在少数:“全国有多少平方千米的毒跑道正在使用中?又有多少平方千米的毒跑道正在铺设中?这些毒跑道造成了多少财政资金的非正常流失?又损害了多少人的健康?在上上下下都正在致力于构筑一道校园安全铜墙铁壁的现实语境下,那些毒材料是如何堂而皇之地进入大中小学校园的?谁为那些天文数字的损失资金和健康已经(或正在)受损的师生负责?校园安全,任重道远哪……”

 

4

 

其实,不管是哪个“道”,都到了好好管管的时候。

 

为了孩子,为了未来。

 

(编辑邮箱:rock.roll@163.com)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周寅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