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信诈骗受害人现身说法“失魂”一刻:明明怀疑过电信诈骗,可这个细节让我信了他们

2019/10/22 0:59:42

电信诈骗受害人现身说法“失魂”一刻:明明怀疑过电信诈骗,可这个细节让我信了他们

“你有个快递涉嫌藏毒,我们是警察,请配合调查”“你涉嫌洗钱已经被检察院发出逮捕令,想证明清白就把账户交给我们检查”……听到陌生人来电将这样的话,绝大多数人第一反应都是对的——这是电信诈骗。

 

尽管上海公安、电信和银行等部门已采取各种各样的措施,让上海电信诈骗案发案率一再下降,当仍不断有人上当受骗。

 

据上海市公安局介绍,在这些电信诈骗案件中,骗子往往都有一个“剧本”照本宣科。而在电信诈骗犯罪链上,有人专门负责创作和完善“剧本”,有些“剧本”甚至利用警方打击电信诈骗的措施实施“反间计”以增强迷惑性。

 

蹊跷的是,大部分受害人在被骗后很短时间里就会发觉自己遭遇了电信诈骗,不少被害人坦言自己曾接触过反电信诈骗宣传,甚至有人还直面过劝阻的民警,依然被骗。

 

究竟是“剧本”里的哪一处细节,让这些被害人“迷了魂”?我们找到多名电信诈骗被害人、亲历者,现身说法自己的“迷魂一刻”,并请上海市公安局刑侦总队九支队探长范华点评骗局中那些关键的细节。

 

微信群里都是“领导”,我就没有多说一句话

讲述人:邓女士,56岁,财务人员

 

去年4月,公司的“章总”加了我的微信。其实我是有章总微信的,但是我看头像和昵称都是他,以为他又申请了一个小号。我没有怀疑,一个跟领导几乎一模一样的微信碰巧加到我的概率有多少?领导加我我能不通过吗?

 

随后“章总”把我拉进了一个微信群,群里一共9个人,要么是我们公司的“领导”,一些不认识的人从言谈来看应该是公司的“合作伙伴”。他们在群里谈论合作做生意,还有“合作伙伴”晒出一张43万元的流水记录截屏图,上面写着是发给我们公司的。都是老板们在谈话,我一个做财务的说什么呢?

 

不久后,“章总”在微信群里要我群里一名“生意伙伴”在深圳某银行开设的账户转账45万元,我照做了。随后,他再次要求我再向对方账户转账48万元,说“办好后流水给我”。

 

等两笔款项汇出后,我发现自己已经无法在这个微信群里发言了。这时我才发现这个“章总”是假的,整个微信群里除了自己,其他全部是骗子。

 

说起来很简单,我只要在微信上问一问真正的章总是不是申请了小号,或是汇款之前再当面或电话里请示一下章总,甚至多在群里问几个问题,骗局就会穿帮。可是我一个员工进到全是领导的微信群里,怎么会多嘴呢?

 

警方点评

 

这是专门针对财务人员实施的诈骗。骗子迷惑人的第一点在于他们掌握了详细的公司和个人信息资料,一般是通过搜集公司及法人信息,再找到公司邮件系统,以老板名义索取公司通讯录,因此可以精准锁定公司的财务人员,并“克隆”出一个老板来。此外,这一“剧本”的精妙之处也在于多数财务人员在职场上往往专注于个人工作,不会对老板的安排过多过问,导致上当。

 

看到自己的身份证上了“逮捕令”,怎能不慌?

讲述人:陆女士,63岁,退休职工

 

不久之前我接到一个自称“北京市公安局民警”的电话,说我涉嫌洗钱已经被检察院批准逮捕。一开始我心里是不削一顾的:这样的骗局我在电视里报纸上都看到过!

 

但是随后电话那头的“民警”报出了我的姓名、身份证号码和家庭住址,这些信息都是对的,而且对方还告诉我他的工作单位和联系电话,主动要求我可以打电话去核实验证。这下我就有点头昏了:对方怎么知道我的准确的信息,又怎么有胆子主动让我去核实他身份?

 

但这时候我还是将信将疑的,毕竟跟电信诈骗实在太像了,我准备核实一下对方身份,或找亲戚商量一下。谁知这时候对方给我发来一张“逮捕令”——上面有我的名字和身份证,案由是涉嫌洗钱,还有检察院敲的“公章”。

 

这下我就彻底慌了。我一生清清白白,连马路都没乱穿过,退休前年年是先进,现在莫名奇妙说我犯罪?作为一个守法的公民,我只在电视剧里看过“逮捕令”,但那个检察院的“公章”应该不能造假吧?

 

就在这心慌意乱的时候,对方表示相信我是清白的,但是法律要讲证据,要我拿出银行卡报出相关信息,着急证明自己清白的我不疑有他就把这些都说出去了。事后我才知道,来电显示的号码是可以作假的,“逮捕令”也是可以用图片技术做的。

 

警方点评

 

个人信息、来电显示和伪造“逮捕令”,这些综合在一起很容易让不熟悉个人信息泄露现状和电脑技术的中老年人感到紧张。而就在被害人特别紧张之时,骗子再“好心”为他们提供“告知银行卡、密码等信息供公安查账以证清白”时,他们在心理上会觉得抓住一根“救命稻草”,特别容易跟着骗子的思路亦步亦趋。

 

对方“神预言”后续发生的事,紧绷成弦的我如何不乱?

讲述人:张先生,48岁,私企职员

 

我接到电话是一天早上,刚到单位。对方说我快递包裹藏毒,我一下就慌了。因为工作原因我的确经常要收发快递,但绝对不可能藏毒贩毒,这是后果很严重的犯罪啊!

 

这时对方告诉我说已经查过我的背景情况,“很干净”,所以相信我是被冤枉的,最大的可能是个人信息泄露。他告诉我这起案子很严重,需要我配合调查,调查的过程是保密的,不能对外透露,哪怕是家人或本地警方,不然就属于妨碍警察办案。

 

我想想觉得有道理,办毒品案肯定是有一定风险而且需要保密的。为了洗清“冤屈”,我按他的要求,找到自己的银行卡用以“查账”,并且到离公司5公里左右的小宾馆开了间房,期间电话一直保持通话状态。对方还告诉我,等下很可能有自称是上海反电信诈骗中心的人给我打电话,甚至有可能有人穿着警察制服来找我:“他们都是假的,就是要继续用你的身份犯罪,好让你替他们承担责任”。

 

当时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心脏跳得像打鼓一样。结果过一会儿还真有反诈中心的电话找到我,告诉我接到的是境外电话,是电信诈骗。我心里更慌了,竟然被“警察”说准了!我在房间里来回踱步,不一会儿又真的有自称警察的人上门找我了!我心想竟然又被预言中了,而且警察怎么会知道我在这儿?好在后来上门的真民警一直敲门,隔门对我说的对方每一个步骤都几乎一模一样,我才将信将疑自己是不是真遇上骗子了。

 

面对真的民警挂断电话那一刻,我脑子好像一下清醒了。其实这个骗局稍微仔细分辨还是有很多可疑之处,但接通电话之后,对方一直强迫我处于一种紧张的状态,特别是他率先“预言”了警察上门的事,更让我一下乱了阵脚。

 

警方点评

 

公安机关在创新手段加大打击力度的同时,犯罪分子也在“总结骗术失败的经验”。针对公安机关的防阻措施,骗子的“剧本”也在升级,抢先一步把警方的措施说成是“假的”,导致被害人在极其紧张的状态下难以分辨真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