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悦读 | 去思南读书会读改变一生的书,是怎样的体验?

2019/9/12 9:49:15

悦读 | 去思南读书会读改变一生的书,是怎样的体验?

一个温暖的午后,台上的嘉宾聊起了意大利著名作家埃科。他们说,他不光是学者,而且告诉人们怎么去推行真理,推行知识,推行美德, 是导师,精神永远在那里;台下的读者认真地做着记录,一字一顿地写下埃科关于书籍重要性的论述,“一座没有藏书的修道院,如同一座没有财富的城池,没有名望的城堡,没有炊具的厨房,没有食物的餐厅,没有植物的菜园,没有花草的草坪,没有树叶的林木......”

 

20岁出头的大学生杨赫怡就在这样的情景下第一次走进位于思南公馆的线下读书活动——思南读书会,像初睁双眼的婴孩,怯怯地、漫无目的地扫过会场四周。他说, 他想不到还有这样一群 “生动而干净的人”愿意花一下午的时间,来参加这样的读书会。“他们一定是那些可以把日子过成诗的人”。

 

2016年 3 月 5 日,杨赫怡第二次来到思南读书会,才踏入读书会的门,便一眼看见台上坐着他最喜欢的作家路内。“我有些惊讶,台上是我熟悉的作家、熟悉的编辑,一切都那么亲切。我开始相信,有趣的灵魂总会相遇。”

 

在参加读书会之前,杨赫怡便喜欢上了一个叫路小路的人物。他是路内的长篇小说《少年巴比伦》中的男主人公。小说的背景是 20 世纪 90 年代初的戴城, 讲述了最底层的工人青年路小路在成长中迷失、冲撞,再到逐渐被启蒙、被救赎的故事。杨赫怡说,他曾有着和路小路相似的灵魂,渴望能像路小路那样,逃离喧嚣,赶在讨厌自己之前拯救自己。

 

而当路内带着新作《慈悲》走上台来,将非虚构的、关乎生与死的历史层层剥开,剖析人性的善恶因果时,“我惊觉自己当初的想法幼稚、 可笑”,杨赫怡说。在路内的《慈悲》中描写了大量的死亡,但主人公水生家族的姓名中又有那么多的“生”,根生、水生、复生、玉生......这些“生”与 “死”的对照,传递的是传统中国人骨子里的世俗又豁达的人生观,每个人从诞生开始就已经面对着人生的终结,人人皆是向死而生。

 

在思南读书会,杨赫怡时常被“扯着”,去直面生死、苦难。“印象最深的,是第 111 期读书会, 青年小说家孙频带着她最新出版的小说集 《同体》来到现场。”小说《同体》中,把男人与女人、黑暗与善良、罪恶与正义,这些看似对立,却又互相交融的关系描绘得生动又深刻。

 

“这让思南读书会仿佛成为了一种庄严肃穆的仪式。而我,以一个读者的身份接受着它的洗礼。 我把读书也当成一次对自己的灵魂净化。只有历经苦难,才能理解爱与世界。”杨赫怡说。

 

在 2016 年的思南读书会年度荣誉读者评选中, 杨赫怡凭借打动人心的读书分享最终入选,获得了红色专属座位和一年内免预约排队,直接入场的特权。

 

杨赫怡告诉记者, 在那次年度读者的评比中,他写下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真实故事。“那是初秋的一个雨天,空气湿湿的、混着青草和泥土的味道。我早早走进思南读书会,听一场关于忧郁症的读书分享会。没有人知道,我曾一度因压 力过大而把生活过得一团糟。今天的我不是一个读者,更像是一个想要寻求处方的患者。”

 

台上,当主持人华东师范大学学者毛尖用一 句“没有谁的苦难是白受的”来宽慰嘉宾时,台下的读者却感受着同样的温暖。“人是不孤独的,也不应该孤独。 正是这一剂止痛药真正治愈了我。 我希望有一天, 我也能够写下产生共鸣的故事, 去治愈那些受伤的心灵,让他们在茫然不知所措的时候找到对的方向。”杨赫怡说。 

 


本文图片:黄浦区提供 (编辑邮箱:jfshquxi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