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上海城市变奏曲① | 中央活动区,“奔跑的剑龙”来了

2019/9/12 17:52:35

上海城市变奏曲① | 中央活动区,“奔跑的剑龙”来了

 

小编说说:《上海市城市总体规划(2016-2040)草案》最近结束了公示,大家反响还是挺热烈的:一方面这个规划关乎每个人的未来,另一方面规划中提出了很多新概念与新理念。

 

咱们区情编辑室里面的小编们也七嘴八舌讨论起来:中央活动区与以前说的中央商务区有啥区别?扩容到咱们家门口的城市副中心会给生活带来什么改变?冒出来那么多新名词的郊区城镇,能提供实实在在的新体验吗?咱们中间一位年轻的90后小编忽然意识到,“到2040年,我已年过半百啦,我经常遛弯的社区会是啥样子?”

 

带着这些疑问,我们采访了专家、翻阅了资料,进行实地探访,采写了系列文章,聊聊我们从2040上海城市规划中读到什么,期待什么,畅想什么?

 


翻看《上海市城市总体规划(2016-2040)草案》,会发现这样一个新提法——中央活动区(CAZ)。

 

这是一块有着98平方公里的区域,以黄浦江为轴,向浦江东西两岸延伸,包括小陆家嘴、外滩、人民广场、南京路、淮海中路、西藏中路、四川北路、豫园商城、上海不夜城、世博-前滩-徐汇滨江地区、徐家汇、衡山路-复兴路地区、中山公园、苏河湾、北外滩、杨浦滨江(内环以内)、张杨路等区域。从地图形状上看,像一个“奔跑的剑龙”。

看着这个“剑龙”,很多人会与记者一样心中生出诸多疑问:中央活动区究竟是什么概念?它与我们过去常说的中央商务区有啥区别?为何规划的中央活动区中既有外滩、人民广场、小陆家嘴等繁荣繁华之地,又有世博-前滩-徐汇滨江地区这样现在人气还不是很旺的地方?更重要的是,2040年后,对于生活在这座城市中的人来说,我们将能在中央活动区有啥与现在不同的经历?

 


去南京西路看歌剧,去苏河湾喝咖啡

 

“梅泰恒”与静安寺一带是很多人到南京西路商圈的主要购物目的地,但在2040年,我们再来南京西路的目的,将不仅仅局限于买买买。在江宁路“国际文化演艺街”看一场与纽约百老汇同步上映的话剧,在陕西北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走进历史老宅、感受上海海派文化的细节……

苏河湾鳞次栉比的高楼内,都是高端商务人士,除了紧张工作,闲暇时,他们还可以沿着苏州河两岸7公里岸线人行通道步行,欣赏两岸的文化遗产与人文景观,走累了,寻一处创意园区坐下来品咖啡香……

 

这大概就是在未来的中央活动区,不生活在其中的人,与在其中工作的人,所能感受到的变化。

有关专家告诉记者,所谓中央活动区,是由中央商务区(CBD)发展演绎而来,既继承中央商务区的商业、商务等主要功能,又适应新经济发展要求,增加了创新、文化、旅游等功能。

 

其实,这是上海区域发展一种理念上的转变:以往咱们上海人也有主要的活动中心,比如,去外滩、南京路、淮海路、小陆家嘴、人民广场,都是奔着购物或者办公去的。现在提出的中央活动区概念,加入了创新、文化、旅游等功能,更加多元化,在这里能实现的活动就更加丰富多彩。咱们以后再跑到外滩、南京路、豫园、小陆家嘴这些地方,不再仅仅是冲着购物去,而是为了满足更多其他需求,可能是文化、旅游,哪怕就是找个能发呆的地方。

对这些区域的考核指标,也由过去单一的经济指标,更多考虑融合了社会、环境、人文指标。从CBD到CAZ,根本目的是让人在这里区域活动时感觉更加舒适,让人愿意留下来。这样的目的,如果真能实现,让人很暖心。

 


老牌、新贵各有特色

 

看懂了中央活动区的概念,就能理解为啥在规划中既有外滩、小陆家嘴这种繁花似锦的老牌活动区,又有世博-前滩-徐汇滨江地区、杨浦滨江这样现在还不太有人气的新贵。

哪里划做中央活动区,可不是专家“拍脑袋”来的,这次用了大数据说话:结合了百度热力地图、常住人口聚集度分布图、工作岗位集聚度分布图等等分析出来,这些区域具有相同气质,就是较好地涵盖了中心城内兼具居住生活、工作游憩等功能的最佳活动区。

 

像世博-前滩-徐汇滨江地区、杨浦滨江等区域,能满足中央活动区相关功能与集聚人气的基础设施与人文环境都摆在那里,现在或许没有老牌活动区人气旺,但未来潜力巨大。

有意思的是,上海最早提出建设中央活动区的地方恰恰是世博区域。上海世博会之后,浦东世博前滩地区就提出要做非金融类跨国总部集聚区以及现代化国际社区于一体的世界级中央活动区。只是当时前滩提出的这个中央活动区概念与我们现在所说的并不是完全一样。

 

如今,世博地区要打造成为中央活动区已经被写入浦东“十三五”规划纲要。世博管委会主任袁涛说,支撑这幅蓝图的是三条产业带:以总部经济、金融投资、专业服务、文化传媒等功能为主的滨江现代服务业集聚带;以文化演艺创意、会展、时尚休闲娱乐为特征的高端文化产业发展带;以慢行慢骑等运动休闲型滨水活动为引领的开放、生态、健康、景观优美的滨水城市生活带。可以说,这就是未来世博地区的“骨架”。

对这片区域,你可以如此想象:今后的世博地区将拥有繁荣的商业,繁忙的交通;有丰富的文化体育活动,高楼大厦间、树木茂盛,天蓝,水净,帆船点点,江鸟浮掠,世界名人甚至打“飞的”来此喂江鸥;具有国际人士参与的,充满“新、奇、特”的文化、艺术、学术等展览和论坛不断,还有充满艺术的夏季风和充满感怀的冬季景;整洁的建筑立面和干净的路面,席地而坐的人群,以及快速行走的商务精英和悠闲的旅游人群,和谐共处;有序的车流和人流,璀璨的灯光,绚烂迷人。

 


上海将更具中西融合气质

 

上海提出建设中央活动区,其实是与上海经济建设中心任务相适应的。很多年前,上海、北京等核心城市主要建设任务是金融与贸易,所以有了CBD的概念;但如今经济进一步发展,更多新的任务被提出,上海如今要建设四个中心与全球科创中心,在那么重要的活动区域单单具有商业商务的功能,已经无法满足当前经济建设任务的需求,所以CAZ的概念应运而生。

 

放眼全球,伦敦中心区及城东道克兰的部分地区最早提出中央活动区概念。在那里,英国人大力发展金融业、特色零售业、旅游业和文化产业,与老的中央商务区互为补充、共同发展。这与咱们上海的中央活动区有所不同,咱们的中央活动区更加强调功能的融合,既有商业、商务又有人文、旅游等功能。伦敦与上海的中央商务区没有谁好谁坏之分,只是根据不同背景与需求而定。

可以想见,未来的上海中央活动区,将会比现在更具有中西融合的文化气质。一方面,上海要打造卓越的全球城市,到时候来上海的不仅是国内游客还有全世界游客,这就要提供给他们具有全球城市标准的消费,那是一种通用的、国际化的消费环境以及非常高的公共服务能级;另一方面,上海这座城市有其独特的文化气质,这次提出的中央活动区也大都集中于能体现上海城市风貌的地方,相信这种文化气质与风格会更加强调凸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