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出硅谷记”开始了?

2019/9/12 19:49:52

“出硅谷记”开始了?

在硅谷打拼了两年的“程序猿”詹姆斯最后还是决定去西雅图,“我实在受不了硅谷高昂的生活成本和拥堵的交通。”像詹姆斯这样弃硅谷而去的职场人士已不是一个两个。

 

由于住房成本不断攀升,硅谷去年流出人口高于流入人口。“出多进少”,从2011年以来,这还是第一次。在这个被成千上万年轻人无限向往的“创业天堂”,如今似乎在悄然上演一出“出硅谷记”。


    

互联网泡沫2.0的味道


    

“几年以前,硅谷还是一个企业家的‘乌托邦’。许多年轻人怀揣着灵感和创意点子奔向湾区,期待在那里可以从风投手里获得数百万美元的投资,而风投也期盼下一个‘脸书’(Facebook)或者下一个‘优步’(Uber)的横空出世。可最近这个‘创业天堂’有点麻烦。风投在放慢注资的脚步、初创公司面临流血融资的出局命运、投资者的信心在动摇、公司开始裁员……似乎嗅到一丝互联网泡沫2.0要到来的味道,‘出硅谷记’也许真的开始了。”在最近一期《名利场》中的亮相,硅谷的形象有点“衰”。

 

《名利场》的悲观来自《华尔街日报》的一则报道,根据“硅谷竞争与创新项目”的一项调查,去年硅谷居民减少逾7500人,这是2011年以来首次流出人口高于流入人口。相比之下,像西雅图、奥斯汀等科技重镇的人气反而在上升。过去一年,西雅图的外来从业者人数净增长逾1.7万,奥斯汀为720人。报道还称,在硅谷,有超过一打的公司在裁员,包括雅虎、推特和Zenefits。Zenefits这个为中小企业提供免费一站式云HR管理工具的“独角兽”估值暴降48%,日前裁去17%的员工。

 

网友鲍勃在《华尔街日报》的留言版上“吐槽”,“曾经在硅谷工作生活是一件多么风光幸福的事。可是现在,这里已经没有这么大的吸引力了。这里是苹果、Facebook之类‘巨无霸’公司的天下,而普通初创公司要存活下来很难。许多人包括我自己都宁可去其他地方发展,在那里会有更多机会。”

 

全球最大招聘求职网站Indeed.com上月发布数据,今年头一个月里,在硅谷地区搜索外地职位的比例达到35%,而去年同期只有26%左右。过去一年中,这一比例一直呈上升态势。其中又以31至40岁的人群搜索外地职位的比例最高。美国房地产服务公司Redfin也表示,在2011年,7人中会有1人搜索硅谷之外的房子,现在4人中就有1人。


    

“独角兽”不选硅谷


    

不仅求职者把目光投向硅谷之外的更广阔空间,不少科技公司也不选择在硅谷“安家”。“阅后即焚”(SnapChat)把公司设在洛杉矶。“你们为什么不在硅谷?”当创始人埃文·斯皮格尔被问到这个问题时,只是淡淡地说:“我不喜欢那个地方”。虚拟现实技术公司Oculus VR最初也把总部设在洛杉矶附近的奥兰治。即使后来被Facebook以20亿美元收购后,也没有跟随其迁入硅谷。最近公司又在西雅图租用了一些新的办公室。

 

西雅图、奥斯汀成了近年来人气急剧上升的“创业乐园”。西雅图已屡次被《福布斯》杂志列为全美高科技最佳就业城市之首。它除了孕育微软、亚马逊这些IT巨头外,也吸引了许多优秀的“独角兽”公司,如旅游订购网站Expedia、房地产服务公司Zillow和Redfin、商业智慧平台Tableau以及游戏公司PopCap Games(出品过“植物大战僵尸”)等。而有“小硅谷”之称的奥斯汀也连续数年被《商业周刊》列为最理想的创业之地。


    

硅谷还是“贵”谷


    

一向以创新、自由、开放、包容著称的“硅谷”为什么魅力大减,吸引不了创业者,留不住人了呢?

 

“人们离开硅谷有各种原因,但是,住房成本高应该是很大的因素。不少人之所以选择离开,很可能是在别的地区既找到了事业发展机会,同时又无需承担像硅谷地区如此高的房价。”负责“硅谷竞争与创新项目”调查的协作经济公司联合CEO约翰·梅尔维尔说。

 

近年来,房价“飙升”确实成为“硅谷人”不可承受之重。

 

“硅谷竞争与创新项目”调查显示,从2014年8月到2015年8月,硅谷房屋中间价暴涨13%。

 

 “如今,硅谷房屋中间价是西雅图、波士顿的2倍,奥斯汀、波特兰的3倍。尽管在硅谷工作收入会比其他城市高,但是买房成本也相应比其他城市高。在硅谷的圣何塞,一个软件开发工程师的收入中位数是11.2万美元,波士顿是8.33万美元,波特兰7.97万美元。但是,硅谷一套房屋的中间价为105万美元,波士顿为48万美元,波特兰仅37.5万美元。”Redfin CEO科尔曼说。

 

难怪詹姆斯要从硅谷“逃之夭夭”跑去西雅图。“同样租个一居室的公寓,西雅图的月租比硅谷要便宜一半还不止,更别提华盛顿州(西雅图位于华盛顿州)还免个税呢。”詹姆斯说。而硅谷所在的加州却是全美个税最高的州。

 

Snapchat创始人埃文·斯皮格尔之所以不喜欢硅谷,深层原因恐怕也有成本控制的考虑。科尔曼说,硅谷地区的商业租金也是火箭式蹿升。《华尔街日报》报道,谷歌总部所在地圣克拉拉的山景城办公空间一年租金约为每平方米910美元,已追上曼哈顿商业大楼的租金水准,比西雅图、奥斯汀更要高出一半还多。而且,和西雅图一样,奥斯汀所在的得州也没有个税或企业所得税。

 

何止西雅图、洛杉矶、奥斯汀的吸引力开始超越硅谷,即便像汽车城底特律这种有破产“前科”的城市如今也比硅谷更有自信。美国汽车行业协会最近发布2016年科技产业报告显示,底特律有74%的科技公司高管认为底特律的生活成本比美国其他大城市都低,而在硅谷,这个比例都不到一半,只有48%。

 

除了成本考虑外,初创公司之所以选择其他城市,还在于这些城市已形成各自的创业生态系统。比如洛杉矶拥有与娱乐、电影制作、动画、社交相关的资源和圈子;而纽约是设计、商业交易、媒体和金融的“大本营”;奥斯汀在生物医学、新能源的资源和人才上更有优势。西雅图凭借微软的科技精神传承、数十年积累的财富和人才储备更是有望成为“下一个硅谷”。


    

幸福在别处


    

在皮德蒙特搬场服务公司总裁马克·贝尔特拉莫的眼中,圣何塞已经隐隐出现“出硅谷记”的趋势,“有不少高收入的IT男已经离开硅谷了,他们不愿把辛苦赚来的钱最后都去支付高房价。”

 

道格·威尔逊在一家科技公司上班,他说自己好几个同事都跳槽了。“他们觉得根本买不起硅谷当地的房子,而其他地方比如得州也有许多能获得六位数薪水的工作机会,但购买力更强,生活性价比更高。”威尔逊也目睹了一些公司从硅谷迁出。

前美国住房与城市发展部部长亨利·希斯诺斯最近对硅谷发出警告,如果不能解决高房价问题,将会严重制约硅谷的经济发展。

 

“湾区增长很快,机会很多,但不太容易有幸福感。”Indeed.com高级副总裁保罗·达西这样坦言。

 

“你幸福吗”,如果去问“硅谷人”这个问题不知会如何作答。但不管结果如何,至少那些逃离硅谷的人肯定认为幸福在别处,不在硅谷。


    
 (题图来源:网络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